他甚至不是神殿的信徒
2019-06-12 02:23
来源:未知
点击数:            

readx();地龙降落在冰封山脉时,其余几个姑娘几乎已经被吹得面色发青,冻得嘴唇青紫,风刮得这三个姑娘抱着胳膊‘索索’发抖,一双脚几乎都要失去了知觉,还是被各自的骑士抱下地龙的。唯有百合一路躲在阿图里外袍之内,被他体温包围,路途之中甚至睡了一会儿,下地龙时她除了头发有些凌乱之外,脸色都还算是红润。大家从这个地方跳下来,选了安静无人的地方,并分别拿出东西安营扎寨,现在时间已经太晚了,虽然因为这片山脉常年都是积雪的关系,反射着光线看上去天还没黑透,可是这片森林中危险太多,再加上再过不远就是黑暗神殿的老本营,已经不适合再冒险,因此一群人决定先安顿下来再说。几个骑士拿出随身的东西分别将营地安置下来,众人到了这会儿竞争关系已经明朗了起来,相互之间也不说话,只各自干活儿,三个圣女们从带来的背包中翻找出亚麻布,将头脸裹得严严实实的,众人谁都不肯出声,只是在阿图里将帐棚搭起来,拉着百合进去时,布莱恩阴沉着脸扔了东西转身就走。这一趟出来几人并没有带多少东西,冰封山脉恶劣的天气对于阿图里来说好像并没有影响。几人安扎的帐篷相互之间离得极远,这一次光明神殿中得到的消息是光明权杖被安置在冰封山脉之中黑暗神殿里的祭坛上。也就是说,这一回如果光明神殿的人要想抢到权杖,那么必须要闯进黑暗神殿大本营中,并进入人家的禁地里,从祭坛之中将权杖拿走。百合隐约只感觉到阿图里实力很强,可还并没有看到过他亲自出手,黑暗神殿的大本营守护者肯定不会少,就光凭这几个人,要想将权杖拿走,那无异于痴人说梦一样。她缩在帐篷的一个角落里。阿图里平躺着身体,黑暗之中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但他身上的温热仿佛能驱散这帐篷底的寒冰一般,带着诱人的暖意。两人都不说话。帐篷中安静异常,黑暗之中可以听到外头呼呼的风声刮得帐篷‘沙沙’作响,树林中的风吹过林子的声音传进人的耳朵,越发显出这片山脉的谧静幽暗。“好戏开始了。”阿图里突然间声音响了起来,他声音里仿佛带着几分笑意。像是印证他所说的话般,他这话音才刚落下没多久,很快的一个刺耳的女人尖叫声便响了起来。“啊……”这尖叫声仿佛划破了夜空,百合下意识的身体紧绷,一下子坐起身,正想要出去看,阿图里的手却是在黑暗之中准确的捉到她手腕上,他掌心十分暧和,更衬出百合手腕间的沁凉,少女柔嫩的肌肤因为寒冷显得尤其的滑嫩。他指间摩挲了两下,就感觉到百合手背上鸡皮疙瘩都已经立了起来。他拉开棚子,分散在四处住下来的众人这会儿都被这阵尖叫声吸引了过来,就连之前消失的无影无踪的布莱恩也在其中。一颗硕大的树梢上,原本装成普通佣兵的骑士被人用绳子套住了头,吊在了一棵树梢上,那尸体晃晃悠悠的,他被人切断了气管,大量鲜血还在往外灌,哪怕这会儿先涌出来的血液已经开始结冰。可是伤口处还在沁出血液来。在被人吊起来的一刹那他就被人割断了气管喊叫不出声来,在此之前百合虽然离得远,可并没有闻到血腥味儿,这证明他才刚被人干掉。“杀他的人还没跑远!”百合想要上前看看。只是她刚一动,阿图里就将她紧紧拉住,目光落在了一旁索索发抖的蒙着脸的候选圣女身上,夜色下她没有完全被头巾包起来的脸上皮肤白得似雪一般,她眉毛上结了一层细细的霜晶,那睫毛又长又翘。因为极度的恐惧,她的瞳孔仿佛都已经开始缩小,她身体靠在树梢上,双腿抖得似是站立不稳了一般。“我,他,他出外找水,我,我想看看他,发现,发现……”她仿佛已经吓得惊呆了,整个人连话都有些说不出来。看到这样的情景,几人都有些紧张,其中一个圣女倒在自己的骑士怀中,眼里泪水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只是这泪水刚流出来不久,被风一吹,便开始结冰,她结结巴巴的道:“这里,这里是……”她话没说完,身后的骑士仿佛掐了她一把,她很快闭了嘴不说话,转头却将脑袋埋进了这骑士怀里。百合看到这儿,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这位哆嗦着的圣女有些不太对劲儿,她的脸色苍白,不太像是吓的,反倒像是冷的,并且神殿这一次派出来的骑士实力哪怕并不是顶阶的高明,可也差不到哪儿去,就是有高手无声无息可以出现并将其杀死,也不一定能做到在场这样多人都不惊动。最重要的是,这个圣女眉毛结了霜晶,可她眼睫毛却干干净净的,这证明在此之前她一定因为紧张而眨动过眼睛。并且在冰封山脉恶劣的环境下,如果她当真因为自己骑士的死亡而难过哭泣,就如同之前那位说话说了一半的圣女般,只要她流过了眼泪,她眼睛下方肯定会有些痕迹在,但她却干干净净的。她仿佛十分忧伤,可正因为装得太完美了,反倒让百合心中有些生疑了起来。普通人在看到这样的情况下,一定会惊吓大于感伤,她伤心得太快,几乎让人感觉不到她的害怕惶恐一般。三个圣女都蒙着脸,看不清她的模样,百合眼皮垂了下来,被阿图里抓着的手,下意识的就将他拽紧。众人都不出声,到了此地,大家算是半合作半敌对的关系,谁拿到光明权杖,以后在光明神殿中的地位便会更加稳当,谁都想成为圣女,不想成为人家的奴仆,否则又何必来冒这一次的险?死了一个骑士,证明这一队的人就会少一个竞争对手,另外两个队伍心照不宣的假意安慰了几句,帮着将这位被割断了咽喉挂起来的骑士放了下来就地掩埋,那圣女小声的哭泣,布莱恩帮着埋雪,回头看到阿图里拉着百合手的样子,再看到自己如今在帮着掩埋尸首,心里一股无名火就涌了上来:“大公爵难道不愿意搭把手吗?看到有忠诚的骑士回到了光明女神的怀抱,难道大公爵阁下不想说点儿什么?”他对阿图里的恶意与刁难众人都看得出来,却没人吭声,阿图里却看也没看他一眼,目光在那个这会儿蹲在地上背脊靠着树,将脸埋在膝盖中间,仿佛十分忧伤的圣女身上掠过,很快又把眼神落到了百合身上:“我不是神殿的人。”布莱恩听到这话,心里一股无名火便涌了上来,他手中抓着的雪一扔,一下子就站起了身来。之前阿图里在帝都里时实力强悍,他没有办法与阿图里抗衡也就算了,现在出门在外,这里大部份都是神殿的人,阿图里身边连个随从也没有,他却仍是这样的嚣张,布莱恩眼中露出几分杀意,目光又落到了百合身上,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表情平静,却是看得布莱恩心里火气一股一股的往外冒。“既然不是神殿的人,这一次是神殿内务的事儿,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布莱恩大声的反驳,其余两个骑士有些尴尬的看着面前的情景,其实心中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这一次任务之行众人心中都有数,可是临出行前,几位大主教告诉他们这一次任务会有阿图里大公同行,阿图里并非神殿的人,他甚至不是神殿的信徒,几人都不明白这样重大的事儿,一个外人怎么会参与,可是一来有大主教们的示意,二来又有阿图里的身份在那里摆着,再加上对于大主教命令的忠诚,没有人开口去质问,这会儿布莱恩开了口,两人虽然不出声,可却都将头转了过来。“是我央求阿图里大公陪同我前来的,布莱恩,你实在是让我觉得丢脸。”她站在阿图里这边,让布莱恩色彻底的黑了下去,他眼中露出几分杀机,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很快将头低了下去,非常完美直播 ,没有再回话了。几人将骑士的尸首掩埋,时间已经不早了,明天还要继续寻找黑暗神殿的地址,大家总要养好精神,几人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地方,那一直抱着腿的姑娘抬起头来,有些彷徨无助的样子:“那现在,现在我怎么办?我只有一个人,罗曼小姐,你身边已经有阿图里,可以,可以今天晚上让布莱恩守护我吗?”她一双眼睛似小鹿一般,虽然话是向百合说的,但眼珠却向布莱恩看了过去。洛兰大陆的人对于贞洁并不看重,候选圣女拥有几个骑士情人并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儿,可神殿中的人以前大多数都知道布莱恩与百合之间的关系,知道这两人之间与普通的骑士与圣女关系不同,就是有人会背地里向他抛媚眼,也绝不可能将话说得这样光明正大这样直接,百合嘴角边露出一丝笑容来,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未完待续。)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jeaker.cn近期六和采开奖结果,年全年6合开奖结果,现场报码开奖结果版权所有